旅闻| 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会在23岁的时候“偷渡”到这个还没跟中危地马拉

/ / 2015-10-25
我看着这瓜国边防家徒四壁,街道看着就跟我国六十年代一般,又冷又饿心灰意冷直接想回墨西哥城的家里了。 所以说见过中国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来到这种跟中国六七十年代差不多的地方,自然也看的更明白未来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见的东西多了,能做的也就多了。...

  我看着这瓜国边防家徒四壁,街道看着就跟我国六十年代一般,又冷又饿心灰意冷直接想回墨西哥城的家里了。

  所以说见过中国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来到这种跟中国六七十年代差不多的地方,自然也看的更明白未来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见的东西多了,能做的也就多了。可对中国人来说养活自己从来都不是问题。

  不过风水轮流转,还没来得及在西班牙赚够钱,卖盗版光碟被抓了只能回国。还好这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没白学,回国以后组个乐队参加选秀轻松的教教西语在国企做翻译跑中南美洲的进出口生意,一年有七个月的时候在国外,在外面漂这些年,曾经在厄瓜多尔被人拿枪指着扒光了身上所有的东西只剩内裤,还认识了瓜国的总统候选人差点在这儿一展宏图,留学,打工,选秀,教书,开店,开赌场……听他的故事就是一个词:折腾!这不,话还没说完,瓜国的鸡排店又开了起来。

  传说中的“十万嬉皮”大概都南下过冬去了,我是一个也没见着,可San cristóbal再南下可就到南半球啦。在东南亚呆惯了全面夏天,我是一个过不去冬天的人,在这么冷的地方自然也是中转一天就继续南下了,期待地处热带火山带的危地马拉能温暖一些。

  老汤不甘心非缠着他们不放,一位当地人给我们支了一招说带我们过境,但一周以内得回墨西哥,我惊呼:这不是让我们偷渡入境嘛……我才不干,我这要环游世界的护照可不能被列入黑名单,但在老汤的软磨硬泡下,加上还有德国小帅哥同行想着好不容易几十个小时折腾到了门口这么回去确是不甘心……拎着胆子就跟他们偷渡到了【瓜国】

  他很积极的想把老汤留下来,在异国他乡能多几个同胞搭个伴当然是好事(之前老汤的好基友在这个小城呆了两个月,还准备留下来做生意来着)确实如他所说,中南美洲这儿人懒,还陷入中等收入国家的陷阱里面,要不是这两年出来好好看了看国外,我真不相信中国现在都发达成啥样了。

  【瓜国】中国人很少很少,游客我一个也没碰着,亚洲人都很少见,导致我们在当地是个奇怪的存在,当地人都对我们感到好奇;

  十二个小时的夜巴终于从Oaxaca到达了据说是“十万嬉皮”的高原小镇……

  危地马拉,这个名字是中国官方给的,可我觉得它音译的不太对,西语名字是Guatemala 所以自行给改成了【瓜地马拉】

  从高原小镇陆路入境瓜地马拉,在地图上看短短不到一指宽的距离,没想到山路居然走了整整一天十个小时。

  因为我们的到来,小胡哥特地早早的把店关门了带我们去一家广州人开的中餐馆吃饭,奇怪的是我们刚进门他跟老板就用粤语打了个招呼,接着用西语聊了起来,感叹道出门太久了说中文的时间都少。

  瓜国人民特别羞涩,老汤刚到小胡哥店里又看上了他家店员,用蹦单词的方式蹩脚的跟人小姑娘尬聊,这一看到姑娘,精神似乎都恢复了过来。

  下车的一瞬间快把我冻懵逼了,这个跟马来西亚出于同一纬度的小城竟然能冷成这样,因为此行经过城市海拔都在2000以上,日夜温差极大

1
罗马